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新青年会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!一个诚实笃行,敢爱敢恨的男人!我爱我“家”,我爱Blog,期待您的大驾光临!同时请大家别忘了去我的日志看看哦,很多精彩内容呈现给您,希望你们能够多多支持,多提意见,进来留下您的足迹,梦想,时尚,青春,文学, 艺术,我们的追求,让我们一起创造美好的网络生活!!!

『原创』系列小说之七 怒放  

2013-03-22 12:39:28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苍山负雪,大地一片洁白。列车平稳的穿越过边境线,远山的防火隔离带渐行渐远。厚厚的雪峰告诉人们这里刚刚有一场强降雪。 姚麦的手机在这一刻接收到了一条短信,短信息的内容是:中国移动欢迎您!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北京时间九点十五分,望着轨道旁边的熟悉电缆编号,姚麦心里在想:“火车应该是正点,这个班休息去干嘛呢?”姚麦在盘算着去毛家餐馆吃正宗地道的红烧肉,据说这种红烧肉及其补脑。这车上的乘务餐真难吃,在吃上几天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。想到这里姚麦有些胃疼。 姚麦闭上眼睛,手拄着下巴,仿佛闻到了红烧肉的香味。副班车长韩璐璐走过来说:“想什么美事呢”?姚麦说:“别吵!我在想毛氏红烧肉。”韩露露说:“瞧你那出息吧。想吃肉叫餐车做一份不就得了。我看见餐车在酱骨架,去弄一块啃去。”姚麦说:“难吃死了,就咱家师傅那手艺,没胃口。吃完了还得找了地方剔牙,恶心。对了,你不睡觉起来干嘛?”韩露露说:“看你一个人寂寞陪你呗。”“得了吧,我看你是昨晚睡饱了。”姚麦说韩露露说:“我昨晚一夜没合眼,不停的检查巡视。”姚麦笑着说:“在梦里吧!看你的裤子上面的白色毛毛就是钻被窝的证据。少来骗我。”韩璐璐说:“休班,逛街去啊!上次那件衣服没买成,我后悔的做梦都想呢,怎么办!惦记着呢,千万不要买完,你说:我搭一件什么裤子好看呢?”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甚欢。 突然,火车改变了运行速度,发出凄厉的摩擦声音,继而“哐当”一下停了下来。姚麦抓起白手套,把帽子扣在头上,迅速起身冲了出去说:“出事了!” 姚麦打开车门向两头望去。看见尾部负责行车的运转车长拿着对讲机向她这里跑来。姚麦跳下了车,对跟在身后的韩璐璐说:“叫警察和检车员吧。他离开车肯定没好事。” 姚麦冲着运转车长喊:“出什么事了?”运转车长说:“机车撞人了。”姚麦对车门口的乘务员说:“给我拿名章和客运记录来。”  在距离机车车头一个车位的地方。姚麦就闻到血腥的味道,眼前的雪地上一点一点红色,一块快的肉屑,姚麦不敢细看。  在车头前面的保险杠上,挂着一件沾染了血迹的白色羊绒大衣,一只袖子里是一只惨白的手臂。姚麦知道人已经撞飞了。 一会儿的功夫,几个人把四散的遗骸找到。放到路基的一侧,警长过来对姚麦说:“没有找到脑袋,估计撞碎了,开记录吧!”姚麦说:“看看死者的衣服兜里,有没有什么遗物?警长说::都是血啊!怎么拿啊?:姚麦说::还要我来教你吗?:警长回头对机车乘务员说::你撞的你来掏兜!:机车乘务员伸出颤抖的手在死者的衣服兜里翻着,除了一页血糊糊的纸之外,什么东西也没有。他把那页血糊糊的纸递给姚麦,姚麦展开大致看了一下就明白了,这是一个青年女性的殉情的遗书。姚麦的心在这一刻紧紧地抽到了一起,她大声的问机车乘务员:“你为什么要撞死她?”机车乘务员吓了一跳说:“你以为我愿意啊!我的车刚转过山脚她就跑过来,我都来不及鸣笛就紧急制动了,连着两个非常,你没感觉到车都跳起来了吗?她想死,我有什么办法。MD我还吓死了呢!”姚麦这一刻才恢复了理智,低下头在本子上快速的写着:XX站: X年X月X日X次列车运行至XX区段,机车发生撞人事故,人员已经死亡,身份无法确认。随身遗物:遗书一封。现将此记录与遗书等相关事务交贵站,请按章办理! XX次列车长:姚麦 警长:XX 运转车长:XX 机车乘务员:XX 检车长:XX X年X月X日X次列车 姚麦在写完的客运记录上加盖自己的专用章。相关的人也都签了名字。姚麦撕下客运记录最上面的一页,将这两页纸张装进了那个血糊糊的衣服兜里,挥挥手说:“机车没有问题吧?开车!”  回到列车长办公处时,韩璐璐已经把电报纸准备好了,看见姚麦那双粘着鲜血手说:“你这白手套还带回来干嘛?快扔了吧!“姚麦打开把办公车的上面的舷窗。随手把那两只印有血色的白手套扔了出去,手套就像两只蝴蝶一样在姚麦的注视中随风远去。 这一刻,车窗外那片红色的事故现场,又一次出现在姚麦的眼前,白色的群山,白色的雪野,红色的血液之花,痴情女子的芳魂,不可知的故事,幽怨的爱情,怒放的生命。姚麦在想:“是怎样的痛苦可以让青春放弃生命??是怎样的伤害可以有勇气去张开双臂迎接死亡??是怎样的忧伤可以诀别红尘的眷恋?” 姚麦洗过手之后,拿起笔在电报纸上只写了两个字——主送:就趴在办公桌上没有了力气,韩璐璐拍着姚麦的肩膀说:“我来吧!你也真行,我都没有敢下去看。这么多年的乘务最不敢经历的就是人员伤亡。” 韩璐璐看见姚麦抖动的双肩就说:“怎么?哭了?你还真的哭啊!你可不能这么脆弱。好了!回去我请你吃红烧肉。”姚麦抽搐的说:“不要再和我提红烧肉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